没有目的没有终点
淡淡度过如斯流年

萌死了萌死啦!

一条咸鱼:

景琰:你又想吃什么?这次朕要不准了

(远处)长苏:景琰,阿苏怎么哭了,又被欺负了吗?

景琰:长苏,我,你得听我解释。


【琰琰为阿苏宝宝操碎了心】

【依旧地走在衍生路上的我((。】


#话说杯垫可以做啦~谢谢大家支持~!

评论
热度 ( 931 )

© 云中伽蓝 | Powered by LOFTER